欢迎光临梧州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1副本.jpg
您的位置:梧州新闻网 > 新闻

一些领域人才培养怪现状:专业很火爆 人才却流失 贫困户靠关系 低保靠买卖……部分村干部将扶贫政策拦在“最后一公里”

    来源:gap.org.cn梧州日报
2019-11-11

  一些领域人才培养怪现状:专业很火爆 人才却流失

  台上1分钟的短片;赛场15个小时制作打破了13年“振兴杯”比赛时长的纪录。这是动画制作员的比赛22部动画参赛作品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在13位专家的“火眼金睛”评审下分出高低。

  结果让人意外获得第一名的高璐、柴琦与李泳出身“草莽”都来自一家动漫公司且有两人是90后。可是他们的对手中很多是学校老师与国企员工。这场比赛前他们也没时间进行集训完全靠平时积累的默契。

  不仅如此柴琦还告诉记者一个现象2012年他动画专业大学毕业其中班里50多名同学中只有他一个人还在从事动画专业。在业内实际上这已经是大家知道的现象——动画专业的学生毕业反而不做动画很普遍。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悖论:一边动画市场火爆急需人才一边却是大量的人才流失?

  老师参加比赛都不一定能搞定急!

  “有了比赛经验我们回去之后可以告诉学生了。”说话的是广东代表团的指导老师广州市工贸技师学院的陈矗这次带着3位同事来参加“振兴杯”大赛。

  与他们一样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现场看到动画专业赛场上不少参赛选手的身份是学校老师。可是即使是老师在赛场上也不是人人淡定。

  1秒钟的动画需要25帧的画面组成按照1分钟的动画来计算就要完成1500幅画面。15小时比赛看似很长选手们既要编排故事情节还要创作动画时间真的紧巴巴。

  朱妮迈是一位女选手也是广州市工贸技师学院的教师。在她看来这场比赛不只是选手间的技术对决还是抗压能力与团队协作的比拼没有慢工出细活的时间。这支团队能力很强硕士毕业的她在动画公司有相关工作经验另外两位成员胡文凯与谢奇肯分别有3年与6年动画从业经验。

  他们分工很明确朱妮迈负责画分镜头另外两人负责角色动画与后期制作。他们三人小组通过了广东省的严格选拔之后又集训了12天。可是面对其他省份的参赛对手她坦言压力不小。

  别以为这帮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行家”在赛场上能应付自如。他们也会犯低级错误有的选手时间不够来不及做完动画就匆匆结尾了;有的选手配音与短片不协调;还有的选手因为没有分好工大家一窝蜂地扎堆工作场面手忙脚乱。

  广东代表队凭借作品〖刃上的蜕变〗最终获得季军在专家的点评中被作为案例多次提及。尽管如此在点评环节评委朱建民直言这一作品的立意不错但是画面动作有待改进。

  广东队的指导老师陈矗认为因为时间限制这三位选手并没有发挥出自我的全部水平好多特效都没有运用上让他不免有些遗憾。

  动画专业培养不出专业的人才怪!

  作为华中师范大学动漫专业的硕士朱妮迈观察到一个怪现象不少毕业的学生都转而做游戏产业动漫专业的人才流失比较严重。

  “毕业生从事动画专业的只有30%左右。”辽宁传媒学院讲师李刚从事了7年的动画专业教育工作。

  难道是这个专业不受市场欢迎?“从中职到高职院校再到本科与研究生不少学校都开设了相关专业说明这个专业是有市场的。”作为动画制作比赛的裁判长邵恒一针见血指出问题这些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达不到市场的要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有的学校动漫专业师资力量不足却照样“上马”开设了相关专业。老师上课照本宣科学生只能对着书本进行操作难以学习到有用的技能与知识实在太可惜。

  “学校里教的东西很多都是过时的有的还停留在10年之前的理念。有的学校老师尽管有从业经验可行业技术迭代很快一不及时更新教学的方法就会与市场脱节。”柴琦团队是这次比赛的第一名他直言动画教育的问题。

  人才供求的结构性矛盾由此产生:一方面大量的动画制作专业的学生毕业另一方面动画制作公司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柴琦认为与自我刚工作的那几年相比这一问题反而更严重了。

  “我在公司工作一个月比在学校学习一年的收获还要多。现在很多学生大学毕业后还到培训机构‘回炉’学习半年到一年。”他认为这是学校培养模式出了问题。另外有的毕业生也有责任就是耐不住性子来学习。

  高手之间总是惺惺相惜。对于来自广东的同行第一名柴琦的评价不低:“虽然他们是老师但是动手能力不弱沿海的学校水平总体好一些。”

  来自辽宁的选手李刚认为并不能就动画专业论动画专业。动画专业遇到的尴尬实际上是教育的问题。很多学生上大学并不是为了学东西而是拿一个文凭。

  学校分层教学不妨帮学生谋划未来难!

  作为一线教师的胡文凯也参加了比赛他对此深有感触认为学生对老师的真正需求不是教学方法而是希望得到专业的指导。

  裁判长邵恒长期注意动画制作教育的问题他支招称老师可以尝试“接单”让学生来实践。在他看来动画专业师生之间更像传统的师徒关系。老师有资源与平台学生进行实践学习还能得到一些收入两全其美。

  做动画是不是就是熟练操作软件?许笑彬是一家动画制作公司的总经理参与多部知名动画产品的制作。他提出警告刚毕业的学生问题在于实际操作能力不强但并不意味着只掌握技术软件操作就可以了。

  “为什么有的动画让人看起来觉得很假。”他分析这是制作动画者对美术与表演都没有深刻的认识造成的“制作动画需要带感情这对制作者的要求非常高。”

  对于动画专业学生而言入行门槛很低但是又很高。

  如何培养专业学生?邵恒认为在顶层设计上就要找到平衡点。他以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动画制作专业为例专业设置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平均四五年老师就要按照市场需求进行调整而且每年都要微调。例如近些年他们非常注意VR技术(虚拟现实技术)尝试与动画制作教育相结合。他认为学校教育要具有前瞻性考虑到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帮学生谋划未来。

  邵恒继续支招——学校要对学生进行“分层培养”。邵恒列举实例有一位学生动画制作的水平不太好却热衷于学生活动老师没有武断地认定这位学生不优展露。动画制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后来这位学生在老师引导下成为了动画教学领域的一名管理者。

  对学生分层培养要有“精细化”的设计:对于成绩拔尖的学生学校可以为他们成立工作室鼓励他们多做项目;对于成绩中等的学生学校运用激励的方式让学生喜欢上专业学习争取成为优展露的学生;对于专业兴趣不大的学生学校允许他们在大一时转专业同时老师要想办法让他们学点东西保证他们能够正常毕业。

  动画专业要办好并不简单不仅需要靠谱的老师而且需要精细化的教育方法。对于学校而言还是要遵循因材施教的教育规律。记者 章正

  原标题:出售低保名额 违规侵吞地亩补贴 冒领孤儿补助

  部分村干部将扶贫政策拦在“最后一公里”

  “小微权力”过度集中啃食群众“获得感”

  为保障打赢脱贫攻坚战各地深入进行扶贫领域腐败专项治理解决了一批难点问题。记者调研发现在各项扶贫政策不断下沉的背景下扶贫领域违纪违法甚至犯罪案件仍然屡屡发生。“贫困户靠关系低保靠买卖”“侵吞地亩补贴款、低保五保款冒领孤儿补助”……一些基层干部将国家补助困难群众的“救命钱”视为“唐僧肉”截留私分、虚报冒领、直接挪用甚至“雁过拔毛”让待脱贫户苦不堪言。

  72户贫困户68户为错评

  低保靠买卖

  河南省扶沟县葛店乡薛寨村党龄超过30年的黄灿勤、薛子让等老党员告诉记者自从1998年村里老支书退休后40多位党员很多年就没有聚起来开过组织会议也没有人负责收缴党费。“就连村级活动室都被村干部卖给个人了20年来谁当村支书村委会议就在谁家开。”黄灿勤说村里仅有的几块集体建设用地都被过去的村干部抵押给个人了而抵押的钱都进入了村干部的个人裤兜。

  村民们说过去在薛寨村贫困户的评定是靠关系低保户的评定是靠金钱买卖。薛寨村新任村支书黄亚杰说薛寨村在新班子上任之前评定的72户贫困户中有68户是错评只有4户是真正的贫困户。低保户146户大部分是买卖得来的。记者了解到村里黑恶势力被铲除之后经过精准识别公开评定了26户贫困户89户低保户真正贫困、需要救济的家庭才得到了应有的政策帮扶。

  今年67年的卢克贵患有心脏病、胃病几年前花了20多万元做了个大手术至今从胸口到肚脐还留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卢克贵的妻子患有慢性病需要常年吃药3个孙子孙女有两个在上学家里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外出务工的儿子身上。就这样一个村民们都认为贫困的家庭长久以来没有被精准识别、得到救助直到2017年新的村班子成立后他才开始享受扶贫政策。

  “假如早一点被识别能够享受到贫困户相关政策几年前的医疗费用就可以减免很多我们家现在也不会债台高筑。”卢克贵说现在两个孙女上学每年会有教育补助共1550元光伏补贴每年65元自我与老伴有两个低保每月154元村里考虑到为家里提升造血能力还安排了一个工作岗位每个月600元。

  同样让群众意见很大的还有“小官大贪”。经查2003年9月份以来时任薛寨村文书卢振明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列地亩、冒领、截留及骗领的手段先后侵吞地亩补贴款、低保款、五保款、社会养老保险资金及孤儿补助款等各类款项共计318092.13元。

  薛寨村村民纷纷向记者表示这些是他们卖了粮食、卖了牛羊攒下的钱准备交养老金还有低保款、五保款。“别说正常的中央惠农资金了就连谁家有事开证明也得给村干部塞两盒烟不然不盖章。”

  “小微权力”过于集中

  基层监督不健全

  部分受访的纪检监察机关干部表示随着近年来国家扶贫攻坚力度的加大拨付扶贫资金的项目与种类增多、覆盖面扩大一些基层干部将国家补助困难群众的“救命钱”视为“唐僧肉”截留私分、虚报冒领、直接挪用甚至“雁过拔毛”。

  河南濮阳市纪委监察委相关负责人说在扶贫政策与资金的层层落实中村干部权力集中掌握着决策权、执行权、建议权、财物权同时基层监督不健全权力运行不透明村干部受约束、监督、管理不够导致违纪违法行为易发高发村“两委”干部逐渐成为了腐败的高危群体。

  濮阳市纪委监察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濮阳全市扶贫领域查处的472人中涉及村干部417人占比高达88.35%。其中以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会计3类人员为主。

  在河南扶沟县西冯村出现8名原村干部集体贪腐其中包括1名村监委会主任与2名村监委会委员。扶沟县纪委副书记白建伟说该村村务监督委员会形同虚设缺少必要的村务监督。分工不清职责不明一些村干部“一言堂”“家长制”作风较重致使村民代表大会制度、村民民主理财制度、“四议两公开”工作法等得不到落实村务无法实现公开透明。

  “上级疏于监管同级不想监督群众监督有顾虑监督乏力成为扶贫领域腐败与作风问题接连发生的重要原因。”广东耀中律师事务所律师余鑫说农村基层组织负责人名义上是权力末梢但伴随着中央扶贫政策的不断下沉往往集具体的扶贫工作安排与资金支配权于一身既是涉农扶贫工作的管理者又可能是具体活动的参与人权力过于集中。

  河南周口市纪委监察委第一执纪监督室纪检监察员周萌说:“乡镇级纪委的巡查与办案主动去了解情况的很少积极性不够。上级转交的去办不转交的线索不会主动去查。”受访的专家表示这类情况很有可能是因为乡与村之间存在利益链条或“保护伞”。

  河南濮阳市纪委监察委也反映权力监督失范涉及乡镇干部与县直职能部门履职尽责不力的不在少数。台前县扶贫办两位重要公职人员在验收两家公司的科技扶贫项目时审核把关不严未发现违规问题致使两家公司骗取扶贫资金近35万元。2015年以来台前县共查处此类案件11起占总数的22.9%。

  黑恶势力把持村务

  “窝案串案”频现

  记者在多地检查发现一大批村干部将中央扶贫政策拦截在“最后一公里”甚至有些地方出现黑恶势力、宗族势力把持农村工作与“窝案串案”现象。

  在河南周口市沈丘县槐店镇海楼村原村支书海某为首的涉黑团伙长期称霸一方欺压群众多次实施强迫买卖、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垄断了海楼村多个小区的建筑材料市场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稳定。周口市纪委监察委第一执纪监督室主任张禹说老百姓对黑恶势力往往敢怒不敢言很多黑恶势力又有“保护伞”这都导致长期把持农村工作、扶贫工作的“黑手”难以“斩断”。

  专家指出黑恶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仅仅满足于权钱买卖而是设法尝试在一些关键领域扶持代理人控制一些基层组织帮自我的代理人晋升晋职、提拔到关键岗位。黑恶势力对基层组织的控制、“村匪屯霸”对老百姓的控制使得扶贫领域贪腐人员难以及时处理。

  江村镇西冯村村支书的母亲违规享受低保8年村里8位村干部涉贪;崔桥镇霍庄村村干部违规为家人办理低保并冒领他人低保金;曹里镇顾家村村支书侵占五保户土地、五保补助金与养老金……记者在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采访发现该县近期查处的扶贫领域贪腐与作风问题较多的是村干部村干部俨然成为“高风险岗位”。

  漯河市纪委监察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漯河全市各县区共查办案件1235起处分1253人其中涉及村(居)“两委”人员377人占同期处分人数的30%。漯河市纪委监察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农村“两委”人员中的“一把手”即村党支部书记与村主任作为村级自治组织的关键岗位手中都握有一定的公权力有的监督没有跟上“一把手”变成了“一霸手”逐步走向了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深渊。

  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从查办的案件来看共同违纪案件、窝案、串案较多表现为共同贪污、共同挪用、共同渎职致使办一案、挖一窝、带一串的现象多发。涉案人员错误地认为只要利益均沾无人“泄密”就会天下太平即使被查也许会法不责众。

  记者在河南濮阳市、周口市、漯河市调研发现以村支书、村主任与村会计两人或三人共同违纪现象相对突出这类案件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发现查处难一旦案发村干部几乎全军覆没致使村两委班子“瘫痪”。

  研究各地涉及扶贫领域腐败与作风的案件发现多数案件涉案的绝对金额不大、款物不多有的几百元有的几千元、几万元有的是几顿饭、几条烟、几瓶酒。但是这些问题牵涉到中央扶贫政策的落实与百姓切身利益紧密相关啃食群众“获得感”。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刘刚表示虽然涉案绝对数额不大但这些问题涉及民生直接侵害群众利益影响十分恶劣。(记者 王林园 甘泉)

xuan2345678.cn http://xuan2345678.cn

本网推荐

点击排行

推荐图片

  • 甚至让用户对公众号形成依赖甚至让用户对公众号形成依赖
  • 19岁少女宫外孕做人流 喊3男友共同为其手术埋单19岁少女宫外孕做人流 喊3男友共同为其手术埋单
  • 人民日报连发四文 呼吁抵制“标题党”人民日报连发四文 呼吁抵制“标题党”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新闻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13]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336号
Copyright © 2003-2014 梧州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